• 标题
  • 内容
  • 简介
  •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高职教育是教育体系和育人质量的重要标杆
    发布:佚名  字号:正常   阅读:  发布日期:2021-07-01 18:52

      高职教育是衡量一个国家教育系统和育人质量的重要标杆。最近,教育部等九部分联合发文《工作教育提质培优行动计划(2020-2023年)》提出,鼓励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和高本质农民等集体报考高职学习,可免予文化本质考试,只参加学习组织的与报考专业相关的工作适应性测试或工作技能测试。此举赢得了社会普遍好评,也不失为提高农民工集体本质素质的扩容性办法。

      

      高职教育是以工作教育为主、理论教育为辅的一种区别于高级文化常识教育的教育方式,其底子目的在于输出适应商场需求、符合经济发展的专业性技术性人才。明显,打破“凡进必考理论”的限制,可以降低相关对高职教育有需求大众的门槛,顺畅进入相关校园进行再造充电,为社会各方面事业建造注入一股新鲜动力和血液。可是,也应当看到少量地方高职教育存在的尴尬处境,之前就有媒体发表,高职教育存在教师是请来的、学生是讨好来的、校园是花钱租来的等客观问题。这也从某个侧面反映了,高职教育存在的短板和实际不好的情况。甚至可以说,社会上对高职教育还存在某种不太正确的认知。

      

      受“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等传统心理影响,社会少量集体对高职教育存在“有色眼镜”,把其与大学教育分为两条线、两个等次,将高职教育归类为“没前途、做苦力”,把高级文化教育贴上“有出息、有奔头”标签。明显,正是这种观念思想影响下,不少集体虽然需求承受高职教育,仍然难以走进高职教育的殿堂里进行进修。这也是相关政府教育部分对高职教育政策扶持不力、投入不够、用心不多的直接原因,相对生源少、投入小、不注重的“恶性循环”就无形中滋生了。

      

      “农民工等免试进高职”处理了“进”的路程问题,但还要处理农民工等集体可以“愿意进、乐意进”的问题。不然,虽然打开了大门欢迎各种有需求集体进入高职再造、锻造,可是相关集体却关上了“心门”,那只会是一厢情愿,也吞噬了政策的权威性和公信力。所以说,在处理“进”的基础上,还须处理农民工等进入高职后“出”的问题,即“出路和去向”。要知道,常识便是力量、常识改变命运的道理力量,才是社会集体不断攀登教育顶峰的动力源泉。不然,高职教育缺乏让相关集体过上更好、愈加体面生活的作用力,那么高职教育也就失去了价值和意义。无论是从社会人才流动角度,仍是立足国家长远发展,高职教育都不应该成为“一学了之、并无下文”的“半拉子文章”。

      

      当然,处理“农民工等免试进高职”的出路,并非是依靠政策对相关承受高职集体进行“计划性组织”,那么这样只会是教育历史上的倒退。比方,可以在设计课程、规划教育上进行与商场愈加无缝对接;再如,在农民工等集体私家订制工作教育上更为精密,做到育人树人的精准化;或者,可以学习外卖小哥评职称的有利经验,为农民工等高本质集体进行相应职称评定,让更高本质、更高技能的人有更多取得感,等等。总之,有效有序推动承受高职教育的集体过上更为体面的生活,助力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建造,才是高职教育的未来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