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标题
  • 内容
  • 简介
  •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配位化学基础知识简介
    发布:佚名  字号:正常   阅读:  发布日期:2021-07-01 16:16

      长期以来,配位化合物对于无机化学家都是一个挑战。在化学的早期阶段,配位化合物似乎很不寻常(因此,有“复杂”离子之称),而且它们似乎不服从通常的化学价键规律。今天,它们构成了当前无机研究的主体。一项对“无机化学杂志”近期刊登论文的调查表明:大约70%的论文是关于配位化合物的。尽管通常的价键理论可加以扩展以适用于这些化合物,但仍然有许多棘手的问题有待解决。在合成工作中,配合物的实验室合成一直是一个挑战。生物无机化学快速发展的领域就集中在生命体系中配位化合物的存在上。

      现代配位化合物的研究以阿尔佛雷德.沃纳和乔金森两人的研究为起点。他们两人不仅在合成和实验方面,而且在解释和理论上都堪称睿智的化学家。就象结果表明的那样,他们对所观察到现象的解释是完全不同的,因此,作为这一研究的主持人,彼此都刺激对方去做进一步的实验为自己的观点增加据。

      根据半个世纪后我们的观点,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在对他俩所获实验证据的解释中,沃纳的观点是“正确”的,而乔金森的观点则是“错误”的。的确,沃纳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化学奖(1913年)的无机化学家。然而,乔金森的贡献不能说不重要,他是唯一的第二个进行络合物实验研究的人,他若不是对一些在他那个时代盛行的价键理论太偏爱的话,他可能也会取得和沃纳一样的成果和名声。

      要在此对沃纳-乔金森的论战进行广泛的讨论,篇幅显然不够,但我们可以对十九世纪后半叶化学家们所面对的问题作一个简要概述。许多元素都有固定的“化合价”,诸如钠是+1价,而氧是-2价,而有些元素显两种或三种稳定的“化合价”,例如铜有+1和+2价,而磷有-3、+3和+5价。然而,有些金属的化合能力却很难用这一简单理论来解释清楚。如铬的标准价态是+3,而铂的是+2和+4。但这些金属的氯化物仍能和氨发生反应(而在氨中,氮和氢的化合价已经饱和了):

      CrCl3+6NH3→CrCl3·6NH3

      PtCl2+4NH3→PtCl2·4NH3

      乔金森试图把这些化合物比照有机化合物来表述其分子式,例如,

      颜色早期命名

      黄色黄络合物

      CoCl3·5NH3紫色紫络合物

      CoCl3·4NH3绿色绿络合物

      CoCl3·4NH3紫罗兰色紫罗兰色络合物

      沃纳在形成他的关于配位化合物结构的构想时,面对的是如下事实。已有四个三氯化钴的氨络合物被发现并按其颜色加以命名了。

      关于这一系列化合物的更为有趣的事实是,公然存在着有相同经验式CoCl3~4NH3、但有截然不同性质(最引人注意的是其颜色不同)的两个化合物。沃纳还注意到这四种化合物中的氯离子的反应性有很大差异。当加入硝酸银时,会产生数量不同的氯化银沉淀:

      CoCl3·6NH3+过量Ag+3AgCl↓

      CoCl3·5NH3+过量Ag+2AgCl↓

      CoCl3·4NH3+过量Ag+1AgCl↓(一个为绿色,一个为紫罗兰色的盐)

      沃纳从氨分子数与等价的氯化银沉淀之间的相关关系得出结论:一般而言,化合物M(NH3)5X3(M=Cr,Co;X=Cl,Br,等)是由化合物M(NH3)6X3失去一个氨分子而得。

      由此结论,沃纳提出了也许是他的理论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在该系列的化合物中,钴显示出固定为6的配位数,当消除了氨分子时,氯离子就取代了氨分子的位置并表现得仿佛是以共价键而不是以游离的形式和钴相结合。因此,为描述钴的化学络合行为。我们必须同时考虑金属的氧化态和配位数。由此,沃纳把这四种盐分子式写作:[Co(NH3)6]Cl3,[Co(NH3)5Cl]Cl2,和[Co(NH3)4Cl2]Cl。

      这些分子式明确了溶液中离子个数是精确可测的,故而,沃纳开始的实验研究之一就是大量配合物导电率的测定.

      沃纳对配位化学研究所作的第二个重要贡献是:他提出配位体的价键在空间是固定的,因此,能够应用结构原理加以处理。利用所得异构体数目和性质,在任何直接的实验方法可用来测定结构之前很久,沃纳就能够确定许多配合物正确的几何结构。沃纳所用的方法是从前有机化学家用来阐述取代苯结构的方法,即异构体计算法。沃纳假定:如在[Co(NH3)6]+3离子中,六个配位体以对称的方式,且每个NH3分子与中心钴原子等距离排列。故而,有三种排列方式:平面六边形,类似苯环;两个立体多面体:三棱柱和八面体,后者与前者密切相关,前者是由一个三角形平面旋转60o而成。对于双取代络合物MA4B2,其平面排列有三个异构体,常见的为有机化学中的邻位、间位和对位排列。三棱柱也有三个异构体,而对于这个分子式,仅有两种八面体排布。

      沃纳调查了每一种情形发现,可找到的异构体数与所期望的八面体络合物数相等。例如,对于[Co(NH3)4Cl2]Cl而言,沃纳发现一个绿色异构体和一个紫罗兰色异构体。尽管这种相关关系很理想,但必须记住这个这个化合物存在两种而不是三种已知异构体,有关这些络合物的结构,其它的就构成了负面证据。尽管沃纳工作认真,并且检查了许多体系,第三种异构体没被他发现的可能性,已被公认是很小的。失败于合成一个化合物,不能观察到特殊性质或者不能影响一个特殊的反应,这些对于判定那个化合物及其性质、反应不存在并非积极证据。它仅仅反映部分化学家技术上的失败。一个众所周知的负面证据失败的例子就是,关于惰性气体是化学惰性的教条的推翻。

      然而,对于钴和四价的铂等配位数为6的八面体几何构形的结论,沃纳是对的。作为一个坚固的、合理的落脚点,他的钯和铂络合物是平面四方体排布的构想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分子式为MA2B2的化合物的两个异构体是孤立的,在这一点上他也是对的。在这种情况下,最可选的结构是四面体,并且对于这个化合物将只产生一个异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