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标题
  • 内容
  • 简介
  •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贫困大学生打3份工 资助两个高中生
    发布:佚名  字号:正常   阅读:  发布日期:2021-07-01 15:13

      每天5点半起床,往返4区,打3份工,瘦15斤,陈有放暑假来35天挣了2万多元

      这串近乎疯狂的数字背后,有表扬,有羡慕,有不解,更有一个不得不说的秘密

      节约的陈有:午饭冰冻矿泉水下凉面,他说凑合吃饱就行。

      奢侈的陈有:一天要打两次车,他说守时是做家教的原则。

      对于西南大学物理学师范专业大二男生陈有来说,这个暑假,每天开始的时间,是清晨5点半。他每天需要往返的几个区域,分别是北碚、江北区、渝中区和北部新区,他打了3份工,给年龄各异的孩子补习数理化,每天工作时间累计7小时……体重原本130斤的陈有,一下子瘦了15斤。

      这35天,陈有成了很多人眼中的“家教达人”,因为这份工作让他收入了2万多元。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贫困生陈有吃苦的背后,是他用当家教挣的这笔钱交了学费,还资助了贵州老家两名念高中的贫困生……

      昨日清晨,“叮铃铃”的闹钟响起,上面显示为5:28。一个瘦高的身影“嗖”地一下从床上弹起,5分钟后,这个身影快速冲出了宿舍楼,手里拎着一大包的书本教案。

      登上清晨由北碚开往江北的高速大巴车,陈有的一天就算是开始了。昨天,他给自己套上一件白格子衬衫,希望干干净净地出现在自己的学生们面前。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他需要跟三个性格、年龄各异的孩子打交道,他是他们的暑期家教。

      此后的1个小时里,在这辆高速大巴上,陈有可以让自己眯上一会儿。“平时上课差不多7点多钟起床,现在暑假,就这个点起床,感觉还行。”揉了揉眼睛,他说,从7月3号开始,这30多天每天辗转主城各区,烈日把他晒得够呛,但自己却觉得非常充实。

      一瓶牛奶、一个苹果,在大巴车上,陈有还得完成吃早餐这个程序。上午8点前,他赶到了第一个学生的家,男孩念高一,需要补习的是数理化,上课时间3~4小时不等。昨天,这堂课上得有点长,男孩的堂兄也赶来听课,课程于中午12点结束。

      陈有小跑离开这个高一男孩所居住的小区时,是12点15分,45分钟后,他得赶到第二个孩子位于渝中区的家。让雇主放心的是,他从没迟到过。

      “小伙子,又赶时间嗦,今天吃啥子?”走到小区门口时,一位面摊老板老远就和陈有打起了招呼,他们已经熟识。5分钟,一碗凉面伴着一瓶冰冻矿泉水下肚,陈有的速度很快,他说:“两份工之间就只有1小时,当家教最基本的原则是守时守信,中午饭凑合吃饱就行,太讲究了容易误时。”

      接下来的路程,在陈有的时间计划表里,显得有些“奢侈”,他得打的赶到渝中区大黄路,第二个学生小李就住在那儿,同样是补习数理化,每天两小时课程。

      昨天,陈有要让小李消化的,是高二物理的电学部分。怕打扰他给孩子补习,晨报记者没有进入他们的补习室。直到下午3点,男孩小李才跟陈有告别:“哥哥,外面热,要不你喝口水了再出去?”

      现在,这对师生更像是一对朋友,陈有走进电梯,当电梯门快关上时,小李才挥手离开。

      接下来,陈有还得打车,因为这与下一趟补习的间隔时间,仍是1小时。下午4点,位于北部新区中华坊的第三个学生家,是陈有每天的最后一站。

      “我最怕的就是打不到车,误了孩子的时间。”陈有说,第三个学生,补习的仍是数理化,每天从下午4点补习至晚上7点。一般情况下,孩子的家人会留下他一起吃晚饭,陈有有时会不好意思地拒绝。

      昨天,结束一天的工作时,已是晚上7:10,尽管时间有些晚,还得赶回北碚,但陈有说,这段路程,他不能再“奢侈”了。他先坐公交车到龙湖西苑,再换乘大巴车返回西南大学,大部分时间,陈有会在这趟晚班车上睡着,昨天也一样。

      夜晚9点,回到北碚的出租屋时,陈有早上出门时穿的那件干净的白衬衫,已经被汗水打湿后风干,“说不累是假的,洗冷水脸对我挺管用,嘿嘿!提神醒脑。”在书桌前坐下来时,陈有说,他得打起精神,再花1个小时备课。

      每天晚上,能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时,已是深夜11点了,没时间也没精力再做其他的事情,陈有会倒头就睡,因为下一个清晨5点半,他又要开始新的一天。

      经验分享>

      跟学生打交道,耐心换来尊重

      “学生挺喜欢我,也很尊重我,看到他们成绩上去了,我再累也觉得自豪、兴奋。”陈有说。他记得第一次去学生家,学生就对他说:“你不用管我,我自己玩,钱照样付给你。”陈有回答:“没事,今天你没有学习状态,我不收钱,你玩吧,我在一旁备课。”半小时后,那位学生竟主动要求学习。

      跟学生打交道得有技巧,陈有说,有的学生认为当家教就只是为了挣钱,对此自己付出了很大的耐心,才化解了这样的误会。

      初次求职时遭了家长白眼

      现在补课最高时薪150元

      他有收获>

      陈有从大一开始就有做家教的经历了。现在,为了备课方便,他每月花800元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小屋。

      陈有补课的收入在同龄大学生中属于中等偏高,高一学生一小时收费七八十元,高三学生一个小时120元或150元。从7月3号放暑假到昨天,35天里,他没休息过一天,每天补习7小时,去掉每天的饭钱和车费,陈有靠补习挣了两万多元。

      “8月剩下的日子都排满了,大部分都是高三的学生,我想应该会挣得要比上个月多。”陈有保守估计,这个暑假能挣4万多元。

      学生对他评价高

      昨天,晨报记者联系上了雇佣陈有时间最久的家长之一,家住杨家坪的黄莉。

      黄莉说,通过朋友的介绍,从去年10月孩子上高一开始,陈有就当起了他们的家庭教师。平时儿子上课,陈有就周末去,到了寒暑假,陈有一周要去四五次。

      “这孩子老实,也很守时。”儿子数学成绩的提升,令黄莉更信任陈有,“儿子喜欢这个老师,说他教书有一套。”

      小李管陈有叫老师已经有八个多月了,数学和化学都有提高,这个暑期,他要攻克的是物理。“他比我大不了几岁,更像是哥哥,他脾气好,不会吵我,还会给我讲一些他的故事,跟他一起学习起来比较轻松。”

      收费也随着口碑上浮

      去年5月,陈有打印了家教宣传单后,硬着头皮去了解放碑一个大学生兼职聚集地。“到那一看,100多个大学生站着,一个家长过来询问几十个人便一拥而上。”“菜鸟”陈有愣愣地站在一边,无人问津。

      后来,在一位学姐的鼓励下,陈有憋得满脸通红地主动和家长搭话:“阿姨,你的孩子是在读高三还是高考复读班呢?”说完这句后,陈有就知道犯忌讳了,遭了对方白眼后,生意自然也“黄”了。

      冷静下来后,陈有开始想办法,看到有家长想咨询,陈有抢着主动“揭短”:“阿姨,我只是个大一学生,但我已经准备了半年,高中的题我绝对会做,数学现在肯定能考140分,理综能考270分。”就这样,陈有开始了自己的家教生活。刚开始,陈有补课一个小时收费二三十元。此后,凭着家长们的好口碑,他的活不断,收费也慢慢上浮。

      我会资助他们到大学毕业

      他们不用知道我是谁

      他在付出>

      暑假每月能挣两万多的陈有,还有个身份———系里的贫困生。陈有8岁时,父亲就因病去世了,两年后,大哥离世,二哥也随即退学外出谋生,三哥的学业维系到初中被迫终止,陈有,成为家里合力供养起来的读书人。

      “我老家在贵州,哥哥们都说读书能改变命运,可他们把机会让给了我。”90后的陈有坦言,上了大学后,自己才真正懂得了责任。

      我跟别人不一样

      大学里陈有就读的是免费师范专业,“我跟别人不一样,我肩上有责任,我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我的家人。”从大一起,陈有便决定要去做家教挣钱。

      利用课余时间和周末,陈有一周平均每天做家教10小时,靠着这份工作,他每个月有1万元左右的收入。去年,陈有委托高中的班主任在母校选择了两名资助对象,这两个孩子至今不知道这位好心的资助者,其实也是贫困生。

      昨日,晨报记者与贵州省毕节市实验高级中学语文教师朱莉娅取得联系,朱老师说,从去年10月开始,陈有每月会准时汇款800元,分别给班上的两名男生。

      以后会转变资助方式

      朱莉娅曾教了陈有三年,她说,过去,她对陈有的印象就两个:成绩很好,家里很穷。在接到陈有的捐助电话后,朱莉娅也感到意外,如今,陈有是她最爱跟人提起的学生。

      “他不愿意让受助学生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怕如果让高中生知道是只比自己大两三岁的人在资助,会伤他们的自尊心。”朱老师说,陈有承诺,会一直资助这两个学生直到大学毕业,不过,等他们上大学后他会转变资助方式,让他们能在大学里学会自食其力。

      至于将来,陈有早有了打算,那就是毕业后回贵州老家,希望能以这份经历去激励更多和他当年一样,面临贫困的学生们,给他们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