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标题
  • 内容
  • 简介
  •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邓小平晚年对自己的十次评价
    发布:佚名  字号:正常   阅读:  发布日期:2021-06-21 13:48

      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

      2014年8月22日,系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之纪念日。对此一曾深刻影响、且仍在继续影响当代中国历史走向的重要历史人物,欲做一全面中肯之评价,显非易事。然管中可以窥豹,邓小平晚年曾有过诸多自我评价,对今人鉴往知来,当深具参考价值。试举十则:

      1、“我就犯过错误……我们应该承认,不犯错误的人是没有的”

      1980年2月29日,邓小平在十一届五中全会第三次会议上发表讲话。其中谈到:

      “为少奇同志平反的决议讲,文化大革命前,党犯过一些错误,少奇同志和其他同志一样,也犯过一些错误。我看这样很好,符合实际。不要造成一个印象,好像别人都完全正确,唯独一个人不正确。这个话我有资格讲,因为我就犯过错误。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我们是积极分子,反右派扩大化我就有责任,我是总书记呀。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我们头脑也热,在座的老同志恐怕头脑热的也不少。这些问题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我们应该承认,不犯错误的人是没有的。拿我来说,能够四六开,百分之六十做的是好事,百分之四十不那么好,就够满意了,大部分好嘛。”①

      2、“我自己能够对半开就不错了。但有一点可以讲,我一生问心无愧”

      1980年8月,邓小平接受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采访。法拉奇问:“你对自己怎么评价?”邓小平回答道:

      “我自己能够对半开就不错了。但有一点可以讲,我一生问心无愧。你一定要记下我的话,我是犯了不少错误的,包括毛泽东同志犯的有些错误,我也有份,只是可以说,也是好心犯的错误。不犯错误的人没有。不能把过去的错误都算成是毛主席一个人的。”②

      3、“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讲自己的事情”

      1980年11月,邓小平接受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总编辑访问,被问及:“你是否要写回忆录?”邓小平回答道:

      “没有时间,而且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讲自己的事情。当然我革命几十年也干了些事,但还谈不上自己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要逐步把工作交给年富力强的人。”③

      4、“‘文化大革命’前……的一些错误我也要负责的”

      1985年10月,邓小平会见美国企业家代表团,被问及:“如果今后你不在了,你希望人民如何来怀念你?”邓小平回答道:

      “永远不要过分突出我个人。我所做的事,无非反映了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人的愿望。党的这些政策也是集体制定的。在‘文化大革命’前,我也是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那时候的一些错误我也要负责的,世界上没有完人嘛。”④

      5、“我从来不赞成给我写传”

      1986年9月,邓小平接受美国记者华莱士采访,被问及:“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在中国的任何公众场合挂你的照片,这是为什么?”邓小平回答道:

      “我们不提倡这个。个人是集体的一分子。任何事情都不是一个人做得出来的。所以就我个人来说,我从来不赞成给我写传。我这个人,多年来做了不少好事,但也做了一些错事。‘文化大革命’前,我们也有一些过失,比如‘大跃进’这个事情,当然我不是主要的提倡者,但我没有反对过,说明我在这个错误中有份。如果要写传,应该写自己办的好事,也应该写自己办的不好的事,甚至是错事。”⑤

      6、“比较实际地说,我是实事求是派”

      1987年7月,邓小平会见孟加拉国总统艾尔沙德时说道:

      “国际上一些人在猜测我是哪一派。最近我对一位外国朋友说,说我是改革派是真的,可是我也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如果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保守派,那么也可以说我是保守派。比较实际地说,我是实事求是派。”⑥

      7、“我曾经‘三下三上’,坦率地说,‘下’并不是由于做了错事”

      1988年9月,邓小平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胡萨克时说道:

      “我参加共产党几十年了,如果从一九二二年算起,我在共产主义旗帜下已经工作了六十多年。这期间做了不少好事,也做了一些错事。人们都知道我曾经‘三下三上’,坦率地说,‘下’并不是由于做了错事,而是由于办了好事却被误认为错事。从一九五四年起,我就担任党中央秘书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和国务院副总理,一九五六年起担任党的总书记,是在领导核心之中。那以后直到‘文化大革命’以前我们党犯的‘左’的错误,我也有份。不能把错误的责任完全推到毛泽东同志身上。”⑦

      8、“三十年代在江西的时候,人家说我是毛派,本来没有那回事,没有什么毛派”

      1989年5月,邓小平“同两位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说道:

      “我们这个党,严格地说来没有形成过这一派或那一派。三十年代在江西的时候,人家说我是毛派,本来没有那回事,没有什么毛派。能容忍各方面、团结各方面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自我评论,我不是完人,也犯过很多错误,不是不犯错误的人,但是我问心无愧,其中一点就是从来不搞小圈子。过去我调任这样那样的工作,就是一个人,连勤务员都不带。小圈子那个东西害死人呐!很多失误就从这里出来,错误就从这里犯起。”⑧

      9、“第二代领导集体……很多事情基本上是做得好的,但也有失误”

      1989年11月,邓小平在同金日成谈话时说道:

      “我们第一代领导集体是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以后又包括陈云同志,包括我,那个时候还有林彪。这个领导集体的核心是毛主席。……从我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开始产生了第二代领导集体,包括我在内,还有陈云同志、李先念同志,还有叶帅。这也是一个有力量的领导集体。在第二代领导集体的领导下,我们党和国家做了很多事情。很多事情基本上是做得好的,但也有失误,甚至是重要的失误。两个总书记失职,不是重要的失误吗,这些失误纠正起来比较顺利,但也需要总结经验。”⑨

      10、《邓小平文选》第三卷“是一本比较好的书,没有空话,要快出”、“这是个政治交代的东西”

      1993年夏,邓小平就《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出版事宜,有过多次指示。其中特别提到:

      “这是一本比较好的书,没有空话,要快出。”“文选印成清样后,发一二十位同志看看,请他们提意见。实际上,这是个政治交代的东西。”“算完成了一件事。我的文选第三卷为什么要严肃地多找点人看看,就是因为其中讲到的事都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不能动摇。就是要坚持,不能改变这条路线,特别是不能使之不知不觉地动摇,变为事实。”⑩

      注释:

      ①邓小平:《坚持党的路线,改进工作方法》(1980/2/29)。收录于《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83,P277。②1980年8月21日、23日邓小平接受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的采访。转引自《邓小平与外国首脑及记者会谈录》,该书编辑组/编,台海出版2011,P373。③1980年11月15日邓小平会见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总编辑厄尔·费尔时的谈话。转引自《邓小平自述》,中央文献研究室邓小平研究组/编著,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9,P226。④1985年10月23日邓小平会见美国时代公司组织的美国高级企业家代表团时的谈话。转引自《邓小平自述》。⑤1986年9月2日邓小平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六十分钟》节目记者迈克·华莱士电视采访时的谈话。收录于《邓小平文选·第三卷》,P173。⑥1987年7月4日邓小平会见孟加拉国总统艾尔沙德时的谈话。转引自《十二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P364。⑦1988年9月5日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统古斯塔夫·胡萨克时的谈话。收录于《邓小平文选·第三卷》,P271。⑧1989年5月31日邓小平同两位中央负责同志的谈话。转引自《邓小平自述》,P230。⑨1989年11月6日邓小平同内部访问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国家主席金日成的谈话。转引自《邓小平自述》,P231-232。⑩中央文献研究室邓小平研究组/编著:《邓小平自述》,P233-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