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标题
  • 内容
  • 简介
  •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飞机低空盘旋 先投炸弹再机枪扫射
    发布:佚名  字号:正常   阅读:  发布日期:2021-06-20 21:31

      核心提示:敌机知道居民疏散出来,便也飞到乡村、郊外。初时只是示威恐吓,以后竟然也用机枪朝树林扫射,投放炸弹。晚上也飞来城市窥伺,野性发作,也投放炸弹。于是,老百姓便连夜间的生活也保不住安稳了,只好日夜提心吊胆,看着灯笼吃饭、做事。

      本书由李宗仁原配夫人李秀文口述,李秀文侄媳妇谭明整理,将李宗仁南征北讨的戎马一生娓娓道来。为读者了解民国政坛,了解李宗仁和桂系的成败,提供了一个特殊的角度。这部回忆录于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相继发表,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本书是中文版首次完整披露。

      1937年,一直盼望家中人丁兴旺的母亲禁不住老病复发,溘然长逝。我和侄儿嘉球急忙赶回老家奔丧。丧事完结,我和嘉球同上桂林,因为连日来为母亲办丧事,大家都疲惫不堪,坐在小车上,都觉得昏昏欲睡。

      那天晴空万里,吴贵司机说:“这么好天色,莫要碰上空袭才好哩!”我说:“管他呢,至少在路上可以睡上一觉。反正天色还早,慢点开车吧!”

      到桂林,小卧车慢行两个钟头,我也真的放心睡着了。谁知快到家时,警报长鸣。按照往常,这是预备警报,嘉球说先回家休息,或许敌机不飞向桂林。话音未落,紧急警报便拉开了。吴贵赶忙把车子掉头,直向郊外驶去,一气冲到将军桥头,敌机已在头上低飞盘旋,低得简直可以看到机上那驾驶员狞笑的样子,那副脸孔,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我和嘉球刚来得及躲到桥底,四面的炸弹已铺天盖地而下,不少落在桥的四周,一下子地动山摇,喊声哭声,令人心胆撕裂。

      轰炸历时半小时,我和嘉球幸免于难。走出桥底一看,好不吓人,遍地都是伤的死的。我们看不见吴司机,还以为他已遭难了。嘉球找了好久,才见他脸色煞白满身是泥走了过来,他说:“吓死人了,我躲在树林里,炸弹偏偏对准有树的地方投,还有机关枪扫射,我还以为这次死定了。”看着吴司机那狼狈相,再看一路上的惨状,我一下子只觉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只是也怪,我们的小卧车竟然未被炸着。吴贵喜出望外,连忙发动。我们上车,进得城来,只见保姆田嫂惊慌失措,眼泪汪汪,心急如焚地站在门口张望,嘴里还不断地念佛。

      这次桂林受到敌机轰炸,死伤惨重,除了城中亲友互相询问之外,消息传出,外地亲友也纷纷打来电话、电报慰问。第二天我接到嘉球妻子来电,她在桂平娘家,听说桂林这次被炸死炸伤几千人,急得两天茶饭不思,最后打通电话才放下心来。

      我家离独秀峰较近,独秀峰开辟了一个容得下千人的防空洞,只要挂一个灯笼,我们就步行走去,已习以为常。

      一次,我们刚躲进洞里不久就一阵地动山摇,肯定炸弹落在近处。解除警报后,我们走出洞外,只见一个不大的山洞旁边,竟然炸中几个人,有伤有死。其中一个被炸掉下半截,人没死,却断了双脚;另一个被炸中腹部,肠都露了出来,真是惨不忍睹。

      提起走警报那段日子,真是令人心胆俱裂。家家户户白天备些干粮,往郊外乡村跑,乡村有亲友的到亲友家去,没有亲友的只好在树林里隐蔽到傍晚,才拖儿带女扶老携幼回家。

      可是后来,乡村、郊外也不安全了。敌机知道居民疏散出来,便也飞到乡村、郊外。初时只是示威恐吓,以后竟然也用机枪朝树林扫射,投放炸弹。晚上也飞来城市窥伺,野性发作,也投放炸弹。于是,老百姓便连夜间的生活也保不住安稳了,只好日夜提心吊胆,看着灯笼吃饭、做事。

      好在敌机再猖獗,夜间出动轰炸毕竟还是少数。于是,一到日落,桂林市内便又繁闹起来,好多人吃完晚饭,便会把一天的疲劳暂时放在一边,漫步大街小巷,看戏的,凑热闹摆龙门阵的,打牌的,恢复了平日的夜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