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标题
  • 内容
  • 简介
  • 科学素质
    当前位置:主页 > 科学素质 >
    蜗牛与别里科夫
    发布:佚名  字号:正常   阅读:  发布日期:2021-06-14 19:59

      提起小说,我们眼前就会浮现出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有行侠仗义,该出手时就出手的花和尚鲁智深;有飘逸出尘多愁善感的千金小姐林黛玉;;有备受封建压迫的苦命的祥林嫂,可悲可叹的孔乙己,中举发疯的范进;还有爱慕虚荣却饱尝生活艰辛的玛蒂尔德,嫌贫爱富的约瑟夫夫妇,以及随着人们的不同身份而不断变脸的吧儿狗奥楚蔑洛夫......形形色色,林林总总,都免不了打上时代的烙印。而别里科夫这个装在套子里的人则是一只背着重重的壳而被时代异化了的蜗牛。

      《装在套子里的人》是契诃夫创作于19世纪末的一篇讽刺小说。当时正处在无产阶级革命前夜,工人运动逐渐展开,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被刺身亡,三世即位后加强了恐怖统治,警察和暗探密布俄罗斯,大批革命者被流放,进步报刊被查封,政府对舆论钳制日益加深,告密之风日益盛行,许多要求自由的人惨死于政治迫害,在这种禁锢的比罐头还严密的专制制度下,沙皇政府的忠实卫道者,也极力维护沙皇的反动统治,他们死守着旧有的阵地,仇视和反对一切新鲜事物,这种人不但出现在官场上,而且出现在知识界,别里科夫就是代表。现实生活让他总是感到心神不安,让他害怕,为了同世人隔绝,不致受到外界的影响,他总想给自己包上一层外壳,给自己制造一个所谓安全的套子:哪怕在艳阳天出门他也总是穿着套鞋,带着雨伞,他的雨伞、怀表、削铅笔的小折刀等等一切能包裹起来的东西都总是装在套子里,就连他的脸也好像装在套子里,因为他总是把脸藏在竖起的衣领里面,戴着黑眼镜,耳朵里塞上棉花,坐出租马车的时候也要车夫马上把车篷支起来。不仅如此,他的思想、言语、行动也都装在套子里:一切被禁止的东西都让他感到心里踏实、清楚明了,而对一切没有被政府明令禁止的事物他都觉得可疑、害怕。他的一句时时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来。”在这部篇幅不算长的小说里这句话竟然以不同的方式出现了九次之多,简直就像咒语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特别让人无法容忍的是,他总是像一个幽灵一样不请自到地造访每个教师的住所,一句话不说地坐上一两个钟头,然后又像幽灵一样地消失了┅┅他背着服装套、思想套、行为套、语言套、环境套……这重重叠叠的套子难道不是蜗牛背上重重的壳吗?而他胆小、多疑、封闭、守旧的性格和柔弱渺小的躯体同那外界一有刺激就缩入壳中的蜗牛又是多么的相似!

      下面我们就来分析一下他的蜗牛性格:

      (一)封闭:他“即使在最晴朗的日子,也穿上雨鞋,带着雨伞,而且一定穿着暖和的棉大衣”;他把随身带的东西都放在一个又一个“套子”里;他把自己的脸也“藏在竖起的衣领里”;他“戴黑眼镜,穿羊毛衫,用棉花堵住耳朵眼”;他坐马车“总要叫马车夫支起车篷”。——“总之”,他“总想把自己包在壳子里,仿佛要为自己制造一个套子,好隔绝人世,不受外界影响。”不仅如此,他把和人交往也视为厌事,“他所去的那个挤满了人的学校,分明使得他满心害怕和憎恶”,跟“我”(布尔金)一块儿走路,“对他那么一个性情孤僻的人来说,显然也是苦事”。

      (二)怀旧:他“老是歌颂过去,歌颂那些从没存在过的东西”,教“古代语言”。他总认为过去什么都好,其实意味着对现实的恐惧、抗拒。所以作者说他“所教的古代语言”“雨靴”“雨伞”都是他“逃避”“现实生活”的道具。

      (三)胆小、多疑:他胆小,恐惧得让人发笑。“他一上床,就拉过被子来蒙上脑袋”,“他躺在被子底下,战战兢兢”,“深怕会出什么事”,“深怕小贼溜进来”;他又多疑,什么事都让他“心慌得很,一个劲儿地说: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

      (四)极力维护现行秩序:思想上自觉和反动政府看齐。“只有政府的告示和报纸(自然是御用报纸,经过镇压,不可能宣传进步思想的新闻媒体)上的文章”,“其中规定着禁止什么,他才觉得一清二楚”。即使官方批准的东西,他也觉得“包藏着使人怀疑的成分”,总担忧“闹出什么乱子”。至于“违背法令、脱离常规、不合规矩的事”,当然引起他“心慌”,即使和他“毫不相干”,他也要“闷闷不乐”。

      他龟缩在壳里套己也套人。有他在,人们不能自由言论,因为他把一切不合“规矩”的言行报告校长。他在学校里待了15年,整个学校乃至全城被他这样的情绪控制了15年,没有一个人想要反抗,想要对他说一个不字。全城的人什么都怕: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寄信、交朋友、读书,不敢周济穷人、教人识字,不敢吃荤、打牌,不敢搞任何娱乐活动,人们都像他一样蜷缩在自己的套子里苟且偷生。直到他经过别人撮合,为种种外在诱惑影响昏了头而决定和华连卡这个长得不坏、招人喜欢、出生较高有田产并且是第一个待他诚恳而亲热并向他表示好感的姑娘结婚。这只胆小守旧的蜗牛才面临了致命的刺激。他接受不了华连卡骑自行车,于是迂腐、多疑、慎重的别里科夫就一本正经地找华连卡,妄图用自己的套子去套住她。结果华连卡不在,一向讨厌他的科瓦连科与他谈话,话不投机被科瓦连科推下楼梯,他的婚事失败了。更致命的是这一幕恰好被回来的华连卡看到,率真的她大笑三声,就在这一推一笑一滚中这个沙皇制度下的忠实良民、忠心拥护者、卫道士___“情愿摔断脖子和两条腿,也不愿意成为别人取笑的对象”的别里科夫把自己送入自己的套中牢牢地被套住,再也拔不出来,最后死在自己的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