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标题
  • 内容
  • 简介
  • 科学素质
    当前位置:主页 > 科学素质 >
    “玄”出来的魏晋山水诗
    发布:佚名  字号:正常   阅读:  发布日期:2021-06-14 19:56

      作者:袁启凤

      魏晋南北朝时期,在文学方面值得写的东西是很多的。这篇小文仅涉及“山水诗”,其他都不在探讨之列,所以在文中不提“三曹”、陶渊明等就很正常了。

      一、魏晋山水诗起始是“玄”出来的

      汉末到魏晋南北朝,政治动荡,朝代更替频繁,好多文人由“清议”招致屠杀而转向了崇尚虚无和消极避世的“清谈”,于是玄学之风盛行。玄学的基本内容就是对于周易、老子和庄子的重新解读以及对于儒家经典的重新解释。在文学上,魏晋玄学直接转化成了玄言诗。但写作玄言诗的目的是为了体“道”,或者将在现实生活中发现的玄思妙想,用诗歌的形式表现出来。袁行霈在《中国文学史》中指出:“严格的说,玄言诗不算诗,因为那只是在诗的驱壳中放入玄理而已,没有诗之所以为诗的最重要的东西。可是,玄言诗毕竟沉淀了至少一种可贵的东西,那就是理趣。”有的玄言诗并不只是依靠是抽象地思辨说理,而是借助山水风景形成象喻,或者借着参悟山水风景印证老庄的道理,这样形成的理趣,逐渐与自然山水紧密相连。到了东晋,以王羲之等人的山水雅集为代表,玄学与自然山水的关系便正式的建立了起来。东晋著名的玄言诗人孙绰讽刺人的时候说:“此子神情都不关山水,而能作文?”可见借山水体玄,成为当时一种普遍的风气。不少玄言诗里,常常寓玄理于山水之中,或借山水以抒情,在不经意间将自然天地之美发掘了出来,因而出现了不少描写自然山水的佳句,可以说玄言诗孕育了山水诗。

      二、是“大小谢”把山水诗带到了“大堂”

      谢灵运是开创“山水诗派”的第一个诗人,而他写作山水诗却有其偶然。祖父是谢玄,他十八岁就袭康乐公。他热中政治权势,到了刘宋时代,感到自己的特权地位受到威胁,政治欲望不能满足,心怀愤恨,因此在做永嘉太守后,就纵情于山水,后来干脆就辞官回世居地现在的绍兴,经常带着仆人到处探奇访胜,以此来排遣政治上的不满情绪。他把自己置身于自然山水之中,远离尘世,在与自然山水的和谐融合中来享受自己的人生。他喜欢用描摹写实的手法,用准确的语言,对所描绘的山水景物进行精雕细琢,用浓墨重彩对山姿水态作深入细致的刻画,力求真实地再现自然美。他写风就是风,写月就是月,写山就要描尽山姿,写水就要描尽水态,而且写来也鲜丽清新、自然可爱。如:“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登池上楼》);“晓霜枫叶丹,夕曛岚气阴”(《晚出西射堂》);“白云抱幽石,绿筱媚清涟”(《过始宁墅》);“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登江中孤屿》)。谢眺继承了谢灵运的“工细”“巧似”的本色,又避免了他的过于雕琢的弊端,形成了一种清丽、明朗的风格,在写实的同时又融入了自己的主观感情,进一步完善了山水诗。千古名句“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晚登三山还望京邑》)就出自谢眺的笔下。在“大小谢”的影响下,使原来最多是放在书房里以供把玩的山水诗终于登上了大雅之堂,涌现了一批写山水诗的人,出现了许多如“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王籍《入苦耶溪》)这些脍炙人口的名句。后来盛唐时期华丽幽美的山水诗就是在谢眺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

      三、魏晋山水诗这块温润碧玉的“瑕疵”

      在充满死气沉沉的玄言氛围中,山水诗的出现,犹如荒山秃岭中露出了温润的碧玉,吸引着很多人去开凿。这块温润的碧玉虽然让人赏心悦目,但也不难看出它有明显的“瑕疵”。魏晋早期的山水诗大多是先叙出游,次写见闻,最后谈玄或发感喟,如同一篇篇旅行日记,而又常常拖首一条玄言的尾巴。即使到后来经过发展,雕琢多,偶句多,形容多,繁冗堆切的感觉依然存在,因此诗作通篇刻板而少生气,缺乏神韵和神气。这就是魏晋山水诗为什么多名句而少名篇的原因了。(来源:中华语文网)